首页

哑学霸的别样爱恋

热门
开始阅读查看目录
哑学霸的别样爱恋小说简介
【校园到婚纱,绝宠1v1,女主伪哑巴】 江城一中高二年级来了个转学生。 是个美人学霸。 但在同学眼中她是个怪咖,因她从不说话。 别人都以为她是哑巴。 —— 柏璟第一次注意到水芊芊,是在高二段月考的光荣榜上。 常年霸居榜首的他,头一次看到有人排在他前面,比他多两分。 当时他想,可能是运气? 柏璟第二次注意到水芊芊,仍是在高二段的光荣榜上。 这次是期中考,她比他多一分。 这下他知道了,不是运气。 柏璟第三次注意到水芊芊,是在学校的篮球场上。 他在打球,女孩坐在篮球场旁的树下看书。 分明大家穿着一样的校服,她却特别扎眼。 柏璟第四次注意到水芊芊。 和她表白的男生被她一个眼神吓-跑-了! 柏璟第五次注意到水芊芊,是在学校外的小巷子里。 围着她的一群小混混被她打得落花流水。 当时他想,人不可貌相。 柏璟第六次注意到水芊芊,是在图书馆。 她坐他旁边,拿笔记本写下一行字:我叫水芊芊,很高兴认识你。 当时他觉得她笑得像坠入凡尘的天使。 他听说,她从不主动与人搭话。 —— 柏璟:“明明会说话,为什么交流都用写?” 水芊芊:“……习惯。” 他刚要开口,她一本正经抢先:“只喜欢和你说。” 柏璟:“……”猝不及防被撩,心里还甜滋滋是怎么回事?
哑学霸的别样爱恋最新章节
哑学霸的别样爱恋相关小说

小奶包她又软又凶

作者:梨萌鱼
简介:徐嘉衍有病,病名叫作见不得江沅哭,小姑娘一哭他就止不住心软腿软。 只到某天,不小心瞥见那盈盈一握的半截腰肢,他觉得自己病得更重了。 就……忍不住想让她哭。 偏偏还不想治病—— 要命! 一句话简介: 伪奶包VS真学霸; 超会撩小姐姐VS假禁欲小哥哥; 青梅竹马,相爱相杀; 只陪你,从校服到婚纱。

小可爱她又软又飒

作者:小熊软棠
简介:【乖巧可爱的软妹子VS桀骜叛逆的伪学渣】 苏星念转学后,因为长得漂亮还软萌可爱,第二天就成了学校的风云人物。 一开始,大家都以为转校生只是漂亮讨人喜,成绩好而已,后来才知道这位转校生是校草的小祖宗! 据知情人透露:某个男同学给苏星念递了封情书,放学后就被校草叫去小树林警告了! 隔壁七中的一哥就因为撩了一下苏星念的头发,被校草送进医院了! 还有人看见桀骜不驯,凶神恶煞的校ba因为打架被苏星念训斥,天不怕地不怕的盛奈愣是没敢吭声! 从此一中流行这么一句话:宁惹盛奈,不惹苏星念。 【1V1、甜宠小白文、不喜慎入】 本书又名:《她比奶糖更甜》《那群学渣咸鱼翻身了》

大佬的白月光又软又甜

作者:鱼柒小姐
简介:一中来了个转校生沈听,长得可真甜,小姑娘不仅长得好看,成绩还好的很,一下子成为了全校男生的月光女神。 也是江野心中最耀眼的月亮。 江野,所有人都说他是疯子,他也觉得自己有病,但是那又有什么呢?反正又是一条烂命。 后来呀!他看见了一个小矮子,笑容软软的,可真TM甜,一眼就甜进了心里,他愤愤的想,她一定在勾引他! 之后江野每次去逮她,小矮子都不在。 有一天江野实在忍不住了,把沈听抵在墙角,“躲我?”“没……没有。”“那为什么每次老子去找你,你都不在?”“嗯?” 沈听脸涨通红,因为了个半天都没因为出来,小姑娘急得快哭了,“因为我要学习!” 一万点萌点暴击。 江野:艹,可真要命了,可真TM的上头! (暴躁不良学渣&娇软国民初恋) 好学生,你看看我,我也在努力,所以,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怕我? 为你,我心甘情愿。

大佬怀里的小姑娘很凶

作者:纪软
简介:于玖玖转入一中的第一天就莫名其妙地招惹了一中大佬,作为怕疼怕麻烦擅长阳奉阴违的小姑娘,她被逮着上药被监督饮食最后还被摁住……亲了一口? 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于玖玖顿时慌了,她恶狠狠地瞪着那人,撑在她上方的男生低笑,炙热的气息扑洒在颈,高质磁性的嗓音透露出无声的暧昧:“知道错了么。” 于玖玖:嘤!妈妈这个人好可怕! 性格敏感多变的伪乖软少女VS稳稳掌握死穴的伪高冷大佬

满级绿茶在豪门乘风破浪

作者:甜唧唧
简介:穷苦群演夏薄荷,穿成了小说中大佬总裁的隐婚娇妻,一个最后净身出户、被众人鄙夷的炮灰女配。 但她醒来,看到蚂蚁腰、美腿修长、容颜如玉的自己,又看见冷面老公骆天霖的履历——身价百亿+行走的海报身材俊容,她立刻尖叫:她可以! 【绑定万人迷系统。】 【赢得十人目光。奖励:步步生莲。】 不久后,众人发现向来不带妻子出席公共场合的冷面boss骆天霖,日日准时回家,周末还公开秀恩爱。 助理:“总裁,表小姐哭了,说要你送她回家。” 骆天霖:“扔她出去,我要跟太太出门看极光。” 助理:“总裁,两个小花闹着跳槽。” 骆天霖:“封杀了!别误了我跟太太看企鹅。” 反派们全哭了。 而等夏薄荷成了炙手可热、粉丝一堆的票房影后,她依旧牢牢捂住自己豪门太太马甲,坚持平易近人路线。 助理:“总裁,太太要进剧组了,说让您自己玩。” 骆天霖:“……她知道自己快生了吗?” 当搞事反派们,挖出夏薄荷的豪门太太马甲,才悔不当初。